“时隔34年,再次启动三星堆遗址发掘,意义非常重大。”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、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、历史学部主任研究员王巍也对三星堆遗址发掘充满期待。

他认为,三星堆文明中华文明大家庭中特色最鲜明的一支,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文明,重启三星堆遗址发掘,可以复原当时的历史和社会,全面展示商王朝时期神秘蜀国的文化面貌。“三星堆或将再次出现震惊考古界的重大发现。”

神秘三星堆是中华文明中特色最鲜明的一支

“三星堆遗址非常有特色,尤其1986年祭祀坑发现在国外引起轰动,我不止一次在国外看到过三星堆的展览,它的神秘,成为吸引公众的最大魅力。” 中华文明多元一体,在王巍看来,古蜀文明在区域文明中非常辉煌,是中华文明中特色最鲜明的一支。

“特色最为鲜明的就是出土器物的人像系统。”王巍介绍,学界一直认为中国古代缺乏像人一样的神的系统,“直到近现代,人们供奉祖先都是用的牌位。但是三星堆出土的青铜人像和面具,直观具象了当时神的形象。”

三星堆遗址一二号坑出土众多丰富的青铜神像、象牙、玉器、金器等文物,都是中国各地文明中相对欠缺的。“我们一直认为地中海黄金文化兴盛,但是在中国的西南,三星堆不仅出土了大量青铜器、玉器,还有丰富的金器。” 王巍认为,三星堆的这些特点,使它在中华文明中特色鲜明,反映了区域文明发达的程度。此外,它还能通过玉器、青铜等文物,表现出与长江中游、中原王朝甚至域外文化的联系。“三星堆成为华夏文化向更广阔的区域辐射的纽带和中转站,这些都是中华文明中其他同时期文化无法比拟的。”

王巍介绍,重启三星堆遗址发掘,出土的文物将得到系统保护,可以揭示古蜀文明祭祀体系,解决相关学术问题“三星堆王城格局清晰,特色鲜明,为下一步申报世界遗产打下坚实基础。”

“34年前没能解答的问题,此次就可能得到解答”

时隔34年,再次启动三星堆遗址发掘,王巍认为,意义重大,值得期待。

“这个时候发掘三星堆遗址恰逢其时。”王巍介绍,通过改革开放,我国的考古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科技手段,测试分析能力,文物保护能力,都比34年前有巨大的飞跃,中国目前科技考古在国际上处于顶尖水平,“国外有的技术我们有,而且我们还有自己的优势。中国的文化遗产比国外丰富,因此,中国是科技考古的沃土,尤其是三星堆,各种各样的科技考古手段都有用武之地。”

王巍认为,这次考古发掘,要系统熟悉前人发掘的材料,总结经验。“1986年在条件有限的情况下能完成“两坑”发掘样是非常的难能可贵。我们现在站在前人的肩膀上,所以是要历史的客观的看待以前的发掘。正是前人的不懈努力,将大量珍贵历史保存了下来。”

王巍认为,目前发现的这6个祭祀坑是囊中之物。“发掘出来的遗物一定丰富,但却不能解决学术上的全部问题。” 三星堆遗址一二号祭祀坑发现以来,还有大量之谜。“比如它的性质,是不是仅限于祭祀,它是一次性的还是持续的?是政权灭亡了被埋葬的还是兴盛时期常年行为?学界有各种各样的争论。”

这次科技考古,考古工作者将带着这些疑问,去制定计划和方案,然后开展工作,寻找答案。“34年前限于条件没能解答的问题,此次就可能得到解答。”

王巍也建议注重信息的提取和保存,“以往主要提取看得见的信息,今天对那些看不见的信息,也要重视,比如说土壤微生物信息、微量元素信息等有可能前所未有地揭示古蜀王国大量生产生活情况。”

“从目前情况看,我们在不断加深对三星堆古遗址的认识,会不会有更多高等级建筑?或者高等级的墓葬?都令人期待。”王巍介绍,此次新的科学发掘尤其是科技考古大量加入,除了保护好民众关心的大量出土文物之外,还会进一步对青铜神树怎样制作、铜矿来自哪里、玉器的产地以及冶金技术源头等学术问题给出答案。

希望新的一轮考古除发据祭祀区外,还应有更广阔的视野,更长远的工作安排,“复原当时的历史和社会,展示相当于中原商王朝时期古代蜀国的真实面貌。”

9月6日,三星堆遗址的发掘启动,期待有更多的器物出土,三星堆诸多未解之谜将被一一解开。

推荐内容